我与髮型设计师的故事 - 精品专业国偷自拍第一页_九九精品视频在线播放6_久久6热精品_菠萝蜜在线观看

首页 >  经验故事 >  我与髮型设计师的故事

我与髮型设计师的故事

时间:2022-10-08 10:39:37
说起琼,我跟她见过二十次面有吧!(两次在汽车旅馆的床上,其余在理髮店。)

琼剪髮好看吗?只能说不差,我也曾经带马子给她剪头髮(硬要跟),小妮子嫌她剪的不好看,后来没再找琼。

有人说「好兔不吃窝边草」,因为窝边草危险,兔子吃了窝边草就减少藏匿的屏障,也曝露行蹤,然而,对我而言,不过是安慰人心的话。

「有花堪摺直须摺」,窝边草当然好吃,不吃可惜,那种不能说的秘密,别有一番滋味,或许有人很哈公司某位OL,却说:「吃窝边草太危险,万一东窗事发怎幺办!」这不过是吃不到而安慰自己的藉口,怕热就不要进厨房。

我吃过不少窝边草,而且很多跟马子都有交集,甚至熟识,苟且之事,天知、地知、她知、我知,就是马子不知,然而处之泰然,一点事也没有,当然!谋定而后动,当局者的智慧也需要考验,而不能莽撞。

上个月拨了电话给「琼」理髮,想不到…她离职了(死没良心,事先毫不知情),她转行回台中卖包包,问她为什幺不继续从事美髮业,她说过一段日子再说,或许同一个工作久了,也会职业倦怠吧!

上个礼拜到台中,约她吃饭,玩笑口吻责难她:「要走也不说一声,不够意思」

琼笑笑道:「唉呦,我们不熟咩」

(妈的!上过两次床还不熟喔,也对,上床只是肤浅的表面功夫,心灵并没有契合)

「你走了,以后我要剪头髮怎幺办!」

冷酷的琼似笑非笑道:「我可以介绍朋友帮你剪」

(人家不要啦,这不是肯德基)

说真的,跟琼没有太多共同的话题,有的人特别喜欢吃水蜜桃,有的人喜欢吃苹果、吃香蕉、吃芒果、吃芭乐……有的人只要是水果都喜欢吃(少数除外,譬如榴槤),琼不算是一种特别让人喜爱的水果,倒像是一种不知名的水果,闻来清香,看起来不难吃,不见得让人想吃很多,但是会想嚐嚐味道。

------------------------------------------------------------(回忆录开始)

多年前驱车前往台南市某连锁髮廊理髮,因停车位难找,顺势斜插入髮廊门
口。才入店不久,忽一女子颐指气使,竟要小弟将车移好,颇具个性,小弟虽心
里嘀咕,却不得不从。

  移好车,上了座,方才那名女子驱近问小弟说:「你有指定设计师吗?」小
弟初次造访,并无熟悉设计师,又这名女子虽对小弟不敬,却也冷酷有型,小弟
不假他想,随即问道:「妳也是设计师吗?」对方点头示意,小弟接着说:「让
妳剪吧!」

  理髮过程,与该名女子交谈甚少,小弟虽内心邪恶,外表却一副道貌岸然,
虽口才便给,此等场合却选择沉默以对。偶而偷瞄镜中的她,仅是发乎情、止乎
礼,不敢造次。

  她是怎样的一个女生呢——身材娇小,约莫一百五十八公分,盘起长髮,俐
落有型;穿着随性,白色低腰休闲裤,繫上一条细腰带,搭配宽鬆短袖淡黄格子
衬衫,手上戴满装饰用的首饰;肤色不算白,但纤细柔嫩,想必是少在外活动且
注重保养之故;瓜子脸型,却略显消瘦,细细柳眉往上扬起,明眸流盼,带着几
分冷漠,让人难以亲近。整体而言,算是中上之姿。

  理完头、付帐,準备离去,该名女子却无意递名片予我,小弟心道:『看!
不会做生意啦,以后不想我来了厚,小弟以礼相待,应不至被讨厌才对。』还是
小弟出声索取该设计师名片,上面写着「JOANNE琼」(为保护当事人,以
化名代替)。

  时光荏苒,日复一日,小弟大约两三个月就往『琼』那里报到(剪髮啦),
也无不轨意图,弱水三千,吾只取数瓢饮,只觉她剪得还不算差,习惯成自然,
并未把心思放在琼身上。

  认识琼也两、三年,这期间与琼互动甚少,私下从未邀约过琼,仅是理髮前
会电话预约,确定有上班,如此而已,而十数次的理髮过程,小弟也探得一些端
倪。

  琼是台中人,因驻店之故来到台南,平常工作之余无啥娱乐,大多是看电视
打发时间。琼的实际年龄比外表小很多,或许是她自高职肄业后随即在外工作,
因此格外世故。这个年纪换作他人,大学还没毕业,仍是荒诞不经、为赋新辞强
说愁的年代,琼已在外工作数年。

  小弟很少跟琼聊,每次理髮过程,小弟自顾看小电视,偶有交谈也是聊些不
着边际的话。有时上门找琼理髮,途经「星巴剋」,基于爱屋及乌,小弟也替琼
买杯咖啡及小蛋糕,琼也乐意接受,以及我诸多贴心动作。时间一久,琼与我聊
天时笑容明显增多。也不是对琼有何意图,只是想和琼多点互动,不然她老是一
副冷酷眼神,着实尴尬。

  我也了解到琼并不讨厌我,我想应该可以轻易地与她为友,不过我们仅侷限
于顾客与店家的关係,琼并非小弟理想对象,对她也无特别情愫,遑论琼天性防
备心重,贸然攻击,小弟毫无把握,fifty-fiftychance吧!

  来到一天,小弟发了神经,决定试探琼心意,小弟暗自认为,要追求琼或许
很难,因为年龄及个性均有差距,小弟也无意如此,但是要和琼搞浪漫,只要方
法正确,口气委婉,值得一试。

  小弟拿起手机,打了一通无厘头的简讯,小弟打的简讯内容是:『琼,我有
一个问题,不好意思问妳,请问妳抽什幺牌子的香烟?』

  在理髮过程,小弟可闻到琼手上淡淡菸味,确信琼有抽菸习惯,于是发了这
则看似不知所云的简讯,目的是想知道琼会不会回简讯。这点很重要,算是起义
前的风向球。

  结果……没回,好样的!暂且搁下。

  过了一段日子,小弟头髮长了,又去找琼理髮,琼对我提起上次是不是有传
简讯给她?我问琼抽什幺牌子的香烟,琼则回答说她都有洗手,洗得很乾净,我
还闻得出来喔!总之一个问东,一个答西,言不及义,但我心底知道了一件事,
琼确实有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

  再来设计下一伏笔……

  我漫不经心的告诉琼,最近公司人事异动,我有可能调到台北总公司去。琼
也没特别神情,回了一声:「喔」,小弟心道:『看!这个没感情的,冷房效果
瞬间下降五度。』

  回到住处后,小弟心想,髮廊到处都是,搞砸了,大不了换间髮廊,闲来发
神经,决定梭哈!小弟写了一则很直接的简讯,单刀直入。

  小弟写道:『琼,认识妳也好多年了,一直觉得妳像小女人般,清新不脱魅
力,我下个月要离开台南到北部工作,希望和妳留下一个美好回忆,我想约妳到
绿驿汽车旅馆谈心,不管妳愿不愿意,都希望妳能给我回应,如果必须要付出代
价,我很乐意。千万别误会,我知道妳不是随便的人,而我跟妳认识那幺久,妳
也知道我不是坏人,我只是太喜欢妳了,又因为即将离开台南,情急之下,才会
这幺直接。』

  我的想法很简单,赌看看罢了,不成功也无妨,反正我和琼本来就无交集,
也不紧张、也不特别期待,抛下钓竿,愿不愿意上钩,其实不是那幺在乎,主要
是看对象的期望值,有些人需要由浅而深,欲速则不达。对于琼,小弟实在不想
在她身上花时间,以我对她观察,就赌个「可行性」与「或然率」。

  约莫晚上十点多,生平第一次收到琼的简讯,她说我发什幺神经,不要胡思
乱想。有了上次无厘头简讯未回的桥段,小弟觉得大有可为,照明弹都点燃了,
炮火自然前僕后继。

  小弟拨了电话给琼……

  「嘟……嘟……」

  『快接啊!』

  结果,转语音没人接。

  又过了十余分,小弟再拨……

  这下可谢天谢地,琼接起电话。我压根不提简讯一事,问琼要不要去逛花园
夜市?琼很爽快的答应。我心想,琼大概己想过一遍,如果不给我机会,恐怕连
电话都不会接吧!

  跟琼敲好地点,接到了她,也来到夜市充饥果腹,这是我第一次和琼出游。

  逛了好一阵子,对简讯内容只字未提。离开夜市,走到路旁的人行道上,琼
从包包里拿出烟,俟她吸了口后,我问她可以share她手中的菸吗?(对不
起,小弟又搞无厘头了)琼叫我自己拿一根抽,干嘛抽她抽过的菸?(其实小弟
基本上算是戒烟了,只是想抽她抽过的菸而已)

  点了一根菸,唐突问琼有关简讯一事,不知她的想法为何?琼也不是扭捏的
女生,既然答应出来,我想也有盘算。我们理性且成熟地约法三章,谈好应尽之
责任与义务,携手走入夜市旁的驿站——这是我第一次牵琼的手。

  来到房间,贴心的帮琼开门,拿拖鞋上楼,插好房卡,懒洋洋地躺在床上,
琼则坐在椅子上,抽着菸。我也不急着揭竿起义,与琼胡天漫地的聊,聊生活、
聊心情、聊工作记事……

  琼今晚出来,穿了一件粉彩T恤,同色係Puma运动长裤,脸上素颜、未
施脂粉,手上的装饰品也没戴,戴着一个帅气的造型錶,脚上穿了一双夹脚亮片
拖鞋。

  聊了一回,我拍拍床沿,示意琼坐在身旁,我也起身坐起,和琼并肩而坐,
右手搂着琼的腰,左手和琼右手十指紧扣,吹气如兰,北极冰山此刻慢慢融化。
怂恿了琼,两人至浴室盥洗一番,回到床上,不免一番巫山云雨……

  小弟并无过人之处,重剑意不重剑招,我喜欢『琼』的玉指素臂环绕我的颈
部,坐在我身上滋意放纵,娇豔吐息、柔媚诱人,且摇曳生姿;我则抱残守缺,
谨守『九扬神功』口诀: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希望初次能给琼一个好印象。

  我也喜欢让琼躺卧左臂,右手则片刻不得闲,指滑轻弹、轻抚肌肤,挑动琼
最敏感的神经,琼的渴望就在朱唇轻启、吴侬软语间表露无遗。

  一番论剑,香雾云鬟湿、吹瓣飘香,小弟感到琼来自外太空的呼唤。琼虽娇
小,秾纤合度,美腿玲珑有緻,小弟此刻义无反顾,使出太极拳法中的『野马分
鬃』,口中唸着『摩西分红海』的咒语,双手分开她一双玉腿,世外桃源在眼前
若隐若现,不让孤城遥望玉门关,小弟本着岳飞遗志,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一腔忠愤,宣洩无遗!……

  经过一番短兵交接,两军稍事休息,感念天地苍生皆有情,化干戈为玉帛,
与敌军立下城下之盟。说来奇怪,打了胜战却要掏钱赔款,也罢!苍生之福。

  以琼的表现,算是非常不及格,但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做感觉,感觉是很难
量化、很难用金钱去衡量!

  半夜睡不着,开车到7-11买瓶啤酒,边开边喝的感觉,尤其在仲夏夜,
凉彻心扉,这种感觉,和买一手啤酒回来冰箱放是不一样的。琼的职业是一位髮
型设计师,我只是在对的时间、对的地方,鼓起勇气,做了一件我自认为该做的
事。

  稍事休息,相看俩不厌,时间不允许下,步出驿站,我也没再牵琼的手,或
许她也不愿意让我牵吧!

  把琼送回到她的租屋处,琼对我说:「你不会乱说吧?」我笑了一笑,一切
尽在不言中。

  电影就这幺散场,后来我当然也没去北部工作,琼也不意外。我也是照旧头
髮长了就找琼报到。马照跑、舞照跳,生命是一种长期而持续的累积过程,不会
因为一时的际遇而终止,我们只是两条不相干的平行线。后来我刻意转了个弯,
终于在某个时间点交叉,随即扬长而去。

----------------------------------------------------------------(一年后)

那天打算去找「琼」理髮,说起琼,跟她算熟又跟她很不熟,熟的原因是因
为上过她,不熟的原因是因为跟她无交集,只有理髮前会打电话跟她预约。

  以前刚认识琼,乍看下觉得不错看,那时她对我很冷漠,总是酷酷的,熟悉
后,她对我不再冷酷,反而常有笑容,和她已经打破隔阂,反而觉得她对我无吸
引力,就很一般的感觉。

  认识她不少年,找过她理髮次数也有一、二十次,从没看过她穿裙子。距上
次约她上床,已年余,感觉不算差,却勾引不起我再约的念头。我和「琼」格格
不入,鲜少共通话题,上床后又陆续找过她数次(指剪髮),两人互动也一如往
昔,并不因肌肤之亲而有所变化。

  那日心血来潮,拨了电话问她是否有空?她道:「现在有空,你几分到?」
我说不是想剪髮,是要约她逛夜市。从来只约她逛过一次夜市(上床那次),而
那天又信口约她逛夜市,她一口答应。

  等她下班后,两人出现在「花园夜市」,短暂逛了几排,问她是否能再续前
缘?完全不紧张,也不特别期待,约她上床和约她理髮的感觉并无不同。

  她说「愿意」接受我邀约,我说出和上次一样的数字,她点点头。对于需要
付出金钱换来的「性」我并不热衷,但实在懒得花时间去应付她。如果把她当情
人经营,以我对她的把握,不难达阵,但我有点累,不想花心思在她身上。宁可
选择一种彼此都能接受的方式,她不觉得吃亏,我也不用揹负薄倖名。

  「琼」没有男友,我很好奇,一个女生长期没有男友,到底她如何解决性需
求?或许是我多虑,男女构造不同,或许她能藉由自渎得到满足,我没问她。

  平常很少跟她讲话,两人互动总是惜字如金。她的生活很简单,时间大多耗
在工作上,从来不上网,也很少逛街、出游,生活圈小,虽然常有机会接触男客
人,但始终单身,有时我甚至怀疑她的性向,不过她叫我帮她介绍男友,应该是
喜欢男的。

  她的年纪不大,国中毕业就出来赚钱,从小妹一路升到设计师,没有经济基
础的男生或学生,她应该看不上眼,毕竟她已自食其力,打拼数年,现实绝对是
她考量的因素。

  我会分析她的个性,但没有想追求的慾望。那天过程很普通,我有点心不在
焉,跟她频率并不搭,难以产生共鸣,对她有点敷衍,甚至希望赶快离开现场。
突然间,我觉得现在的她完全没有吸引我的地方,我们之所以会在这里的理由,
我也莫名其妙,不晓得究竟是喜欢她哪一点?有些女生,明明不是自己梦中情人
的类型,还是会想拈花惹草一番,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以后还是会继续找她理髮,但不会约她上床,也还会是朋友。

-------------------------------------------------------------(回到现在)

上个礼拜我问琼:「要不要找个地方,留下印记」(说穿了就是上床了,前两次都有付出代价)

其实当时的慾望并不是很强烈,只是嘴贱逞口舌之快

「好」,琼乾脆的一口答应

这下却轮到我退缩,实在不想浪费金钱在她身上,「性」緻缺缺

故意逗她说:「不行啦,钱花完了,出门也没带提款卡,可以刷卡吗?」

琼倪视道:「谁说要跟你收钱」(对啦,以前都是我主动塞给她)

这下可好,我拉不下脸,明明白目瞎搅和,女方答应了,却又临阵退缩,等到女方愿意投怀送抱,却又因为男性自尊心,不好捡这现成便宜。

我是好人,为了打破僵局,勉为其难,双赴精品旅店(好啦!我承认我也有一点点想啦)

琼不习惯主动,依旧没变,以前剪髮时,当众小妹没空,由「琼」帮我洗髮时,大多是敷衍了事(我喜欢让小妹洗,小妹可是洗得认真有劲且持久),她在床上表现亦然,轻舔几下就想当躺平当死鱼,我自然不依,又把她推出去重新来过。

琼在性事上表现很青涩与冷淡,我怀疑她的生长背景让她对男生产生障碍,我从来不敢问,也不想乱问,她如果去青楼卖笑,可能没几天就被客人轰出去,她不是可以受男人气的女生。

我纳闷过,奇哉!为什幺感觉不出琼有真心喜欢我的迹象,不合常理阿(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或许,我也没让琼感受过我真心喜欢过她吧。

其实,以前她就在我身边,随时可以找她,却提不起劲,现在离我远了,反而怀念起她。如果有一天只能带一个女人到荒岛上度余生,要带谁去?

带个漂亮的,孤岛上向谁炫耀阿!

带个火辣耐操的,来日方长,急啥呀!

带个温柔贤淑的,作饭吃吗?

带个野蛮泼辣的,荒岛上吵架才不无聊吗?

带个漂亮又火辣耐操兼温柔娴熟,且适时野蛮泼辣可以玩角色扮演,这不就得了。

……………………………………………

(傻瓜!这种女人会跟你去荒岛吗!?)

……………………………………………

天上星多月不明,地上人多心不平,河里鱼多水不清,人心可真矛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