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媽媽騷姊姊–第二部 - 精品专业国偷自拍第一页_九九精品视频在线播放6_久久6热精品_菠萝蜜在线观看

首页 >  不伦恋情 >  淫蕩媽媽騷姊姊–第二部

淫蕩媽媽騷姊姊–第二部

时间:2022-10-08 08:26:01

發言人︰色情媽咪

第一回 騷姊姊

這是發生在我十五歲這年的事了。

「唉啊,怎麼又穿不下去了!上次才跟媽去百貨公司挑了幾件胸罩而已,怎麼才買不到兩個多月我就又穿不下了呢?」自從升上國三之後,不知怎麼搞的,原本胸圍只有A罩杯的我竟然在這三、四個月之內不停的發育脹大,上次與媽去買的B罩杯已經無法讓我穿上扣住胸罩後的扣子了。

(現在我的胸圍應該有C罩杯了吧?要是乳房再持續這樣脹大下去的話……那不就要脹大到F罩杯了嗎?那可怎麼辦呀?人家現在才十幾歲而已……)想到這裡,我不禁用手撫著早已泛紅的俏臉。

「唉……看這樣子胸罩是戴不上了,只好今天只穿著制服上衣去上課了,還好現在是冬天,制服外面再披一件外套應該就不會被別人發現……」於是我換好制服後便向飯廳走去。

通常我都是吃完早餐後就與弟弟俊生一同前往學校,但是由於弟弟俊生這學期當選班上的班長,需要比較早到學校,所以這學期早上都是我一個人去上學。早餐後,在媽叮嚀出門小心之後,我便一個人出門上課去了。

就在公車站等車時。

「嗨!盈美,早呀!」

「嗨!小敏。耶?你今天起得還蠻早的嘛,竟這麼早就在公車站等車了?」

(啊……別……別伸進去……我……我沒有穿胸罩呀……)我一發覺色狼的手伸進我的上衣內,不由得羞恥萬分並很是慌張,因為我沒戴胸罩。

「喔……原來沒有戴胸罩……小妞,你還只是個國中生吧!沒想到最近的女孩子發育的這麼好,你的奶奶好大呀,而且這乳房搓揉的觸感,真是柔軟、真是舒服呀,你這個小騷貨不帶胸罩,是不是想要在公車上被男人好好搓捏個夠呀?嘿嘿……」

一聽那個無恥的色狼開口貼在我的耳邊低聲說話,我不禁想回頭看是誰,可是人潮實在是太擁擠了,我無法回頭,只能靠聲音的蒼老及沙啞來判斷,這個無恥的色狼是個中年人。

接著這個色狼愈來愈過份,他撫在我下體的手愈撫弄愈快,有時還摸捏著我的肉縫,而在我上衣內的手也是用力的搓捏著我那未戴胸罩的肥乳,有時還捏弄著我那粉嫩的乳蒂。

漸漸的我愈來愈感到四肢無力、頭腦發暈,一陣陣我從未嘗過的高潮快感不停的從我的肉 處向全身擴散,而且我那陰毛尚未長齊不算茂密的肉 開始從肉內分秘出一股股火熱的汁液,從肉 口處流出,開始慢慢的沾濕了我的內褲,而我那上半身尚在發育的乳房也因強烈的愛撫而漸漸脹大,乳頭逐漸變硬。

到了此時,我無法站立,幾乎是躺靠在我背後那個色狼的懷中,但由於人潮擁擠的關係,加上我站立在公車窗邊,背對著人群,而那個色狼又是緊緊的貼在我身後,因此旁人也無法看出我現在被色狼猥褻性騷擾的困境。

(啊……這……這是什麼感覺呀?好舒服、好快活呀!……不……哦……放開我……不要,我不要這樣……快放開我呀……)潛意識上我很想享受著這從來沒有的愉悅感,但我的理智及道德觀念告訴我不可以讓這種無恥的色狼在我身上為所欲為,於是我想掙脫色狼在我身上的手,卻是全身發軟不聽使喚。

「嘿嘿……小騷貨舒服了嗎?你的肉 已經濕嗒嗒了喔……而且你還發出淫蕩的叫聲喔……是不是想要被男人被干了?……被不相識的男人這樣弄了一下,你就很爽啦?你真是個天生就愛被男人插干的小淫婦……嘿……」

「不……我不是……你快放開我……不然……不然我就要叫了喔……」我強忍著羞恥低聲說著。

想不到那個無恥的色狼一聽,不但不肯停止性騷擾我,反而用力的捏著我的乳房,猛烈地隔著我的內褲搓揉著我那幼嫩肉縫。

「嘿嘿……你叫呀,你叫呀,你這個小騷貨竟然沒戴胸罩,擺明就是要誘惑男人嘛,現在被人發現了,我就把你那沒穿胸罩的那兩顆粉嫩奶子給全公車的人看,看最後誰會丟臉……嘿嘿……」說完,那個色狼竟靠著我的俏臉,用 心黏滑的舌頭向我的臉頰舔了舔。

「嗯……你的臉真是粉滑,小騷貨妹妹你還真香嘛……嘿……」然後就一把掀上我那不算長的校裙,並脫下我的內褲至膝蓋處,接著我就感覺到我那幼嫩的肉縫被一隻粗硬灼熱的東西給頂住,並且不停的摩擦起我的肉 口處,同時那個色狼的兩隻手已經都伸入了我的上衣,用力的搓捏著我的豐乳及乳蒂。

(啊……不要……不要……啊……嗚……)由於無法掙脫色狼的侵犯,加上那從未嘗過的甜密肉體騷癢快感使我心慌,這時我已忍不住羞恥嗚咽微弱的哭泣起來,我的臉上已掛著兩排淚珠。

此時我幾乎是雙手向前提著我的書包勉強站立,而那個色狼卻是從背後抱著幾乎已經半裸的我,一邊用手捏弄著我那兩顆肥嫩的雪白豐乳,一邊用著骯髒不堪的肉棒頂在我的肉 口處,在我夾緊大腿根的中央處不停地穿梭摩蹭著,並且有時那色狼肉棒上的龜頭還差點插進了我那幼嫩的處女肉縫。這個無恥的色狼就在這人潮擁擠的公車上,毫無禁忌不停的玩弄著我那剛發育年輕美好的胴體。

「嘿……舒服了嗎?小騷貨,你的小 很癢了吧……你的騷 也已經好濕了唷,喔……真爽呀……年經的肉 ……喔……小騷貨妹妹……你肉 的陰毛摩擦的我好舒服喔……呀……要不是在公車上不方便……我就一把用我的大肉棒干進你的小騷 ……讓你舒服的哇哇叫……喔……」

(鳴……不要……不要再說了……快……快放開我,你這個無恥……無恥的禽獸……)

在背後用著肉棒摩蹭著我的色狼摩擦的速度愈來愈快,搓捏著我柔嫩乳房的手也愈來愈用力,雖然我心中是一千一百個不願,即使那色狼用力捏得我乳房已隱隱作痛,但是肉體上不停湧出的快感,不知不覺的令我沉醉在那色狼用肉棒摩擦著我的肉縫的綺麗春光景況中。同時,我的肉 也不斷的分秘出滑濕的液體,沾濕了我與那個色狼的性器,而我更感到下體肉縫內的嫩肉正激烈的互相夾縮摩蹭著,使我騷癢得很,此時在我的內心竟然期盼著那個色狼的肉棒能夠就這樣直接狠狠地插進我那幼嫩的肉 內,好像只有如此我才能止癢並獲得滿足。

最後,那個色狼抱著我的腰做了一次猛烈的摩蹭之後,我就感到連續有著一股又一股灼熱的液體射向我裙內的大腿上。

「喔……嘿……真是爽啊……謝謝你啦,不戴胸罩的漂亮小騷貨,下次再碰上你,就要玩真的了喔,我要用我的肉棒狠狠插進你的小 內,讓你爽翻天……然後干死你……嘿……再見羅,小騷貨妹妹……」

那個色狼低聲貼在我耳邊說完這些話,並用那濕黏 心的舌頭再次地舔了舔我臉頰之後,就在下一站下車了,留下一身狼藉不堪、衣衫不整且已淚流滿面的我在車上。

之後,在下車前,我趕緊整理好衣裙,擦拭臉上的淚珠,但在人潮擁擠的公車上卻使我無法擦拭掉色狼射在我校裙內大腿上的灼熱精液,羞得我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但是一想起剛剛的情景,我的內心竟是隱隱約約捨不得那色狼所帶給我的舒爽感,同時下體又是一陣火熱騷癢。

下車後,我與小敏走在校園的大道上。

「哎唷,剛才真是擠死人了,好像是沙丁魚一樣,真是難受耶,尤其是那些臭男生的汗臭味實在是令人忍受不了……男生真是 心好像都沒洗過澡似的,你說是不是嘛,盈美……」

「小敏……你先進教室好嗎?我想先去廁所一下……」

「幹嘛?一大早就尿急啊?嗯,你的臉怎麼紅紅的,耶,眼睛也紅紅的,怎麼回事,小盈你剛才哭過啦?」

「沒有呀……你先不要管我啦,你快進教室吧,免得又遲到了,我先去廁所了。」接著我就快步的跑進女廁內。

一進廁所,將門鎖上,我立即掀開裙子,未乾的精液正從我的大腿上往下流著。

(啊……這……這是什麼……白白黏黏的……好 心……這是男生存在身上所射出來的東西嗎?……)

接著我就用面紙將大腿上的精液全部擦拭乾淨,擦拭完後,我想將沾滿精液的面紙丟進垃圾桶內,可是我卻從面紙上聞到一股異味,我好奇的將面紙拿往鼻子一聞,一股腥臭的味道直衝我的鼻中︰「哇……好 心的味道……男人真是 心……身上竟然會有這種東西……」

(這時的我還不太清楚這就是男人的精液,雖然在國中一年級時有上過關於男、女生理結構的性教育,但那時的老師解釋的不清不楚,因此到了這時我仍是不太明白留在我身上的液體就是男人的精液……直到後來……)

就在我與小敏要再前往公車站時,一個男學生拿著一束花站在我們面前。

「耶?你不是隔壁班的班長─張成新嗎?你怎麼會在這裡?」小敏問道。

「……江……江同學,我有些話想單獨對你說,不知道你是不是願意給我這個機會……」張成新一臉泛紅說著。

「我……可是……張同學……我跟你不太熟……你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這時旁邊的小敏露出奇怪的笑容︰「嘿……盈美,我先去車站等你,人家說不定真的有什麼重要的事向你說呢,我先過去了喔!」說完,小敏真的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啊……小敏……等等……」

接著我就與張成新兩人尷尬無言的在校園的大道上待了一會,終於,張成新再次發語︰「江同學……我們……我們可不可以到水池那邊……我想在那對你說……說一些事……」當張成新說完話時,早已緊張的不知所措。

我不禁暗暗地在心中好笑︰(這男生真有趣……怎麼會緊張成這樣……)雖然我與他並不是很熟識,但我想跟他到水池也沒什大不了的,說不定他真的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對我說,於是我就與張成新來到校園操場後方的噴水池。

這時接近黃昏,夕陽西下,照映了天空一遍橙黃,由於放學已有一段時間,校園此時人煙寂靜,如此幽靜的校園給我另一種不同的感觸,我從未發覺放學後的校園竟是如此的美麗。我與張成新到了這兒他仍是一語不發僅是站在水池旁,在這如此浪漫的景色之中,不知為何,我突然對眼前這帥氣的男孩一陣心動。

一會兒,我有些忍不住便問︰「張同學……現在已經很晚了,不曉得你有什麼事要對我說嗎?」我再次地向眼前這位害羞又緊張不已的男孩子提出詢問。

我這麼一問,張成新才又緊張的盯著我瞧︰「我……我……呀……好吧!江同學,我很喜歡你,你……你能不能跟我交往?……」接著張成新就把他手中的一束鮮花放到我的手中。

我一聽,先是一愣,我看著這眼前的男孩,雖說他是有些緊張,行為不知所措,但他的確是個帥氣又英挺的男孩子,品學兼優且又各方面十分出色,聽說在同校的女孩子就有不少人喜歡他,而這樣的男孩子竟然會喜歡上我?……雖然我早就知道我的樣貌比同年的女孩還要秀麗出眾,走在街上,注目著我的男生們不在少數,我也很享受著這種被男生注目欣賞而別的女孩子所沒有的優越感,但這還是第一次有這麼帥的男孩子這麼直接大膽的向我表白。

一時間我不知如何回答,「我……我……」事出突然,我的直覺反應當然只能吱吱唔唔的。

接著張成新突然握著我的手說︰「江同學……你知道嗎?我真的是好喜歡、好喜歡你,打從這學期在你們班第一次見到你後,我就再也忘不了你,你的一舉一動,你甜美的聲音,都充斥著我的腦中,這幾個禮拜下來,我的腦中除了你之外,還是只有你那美麗的身影,我腦中再也容不下其他事物,無法專心唸書、准備聯考……我知道再這樣下去我今年肯定會落榜,但這一切我都不在乎,我只知道如果不再不向你表白我就要崩潰了,請答應我好嗎?盈美……」

「這……我……我……」聽張成新這般如此真誠懇切對我傾訴著愛意,一時之間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

此時張成新見我臉上面有難色,急忙說道︰「對……對不起,我嚇著你了,很抱歉突然對你這麼說……」然後張成新就立即放開了我的手。

「沒關係……很感謝你對我……對我……的好意,不過你突然對我這麼說,我真的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才好?我們現在只是國中生,而且正面臨聯考,正是需要專心唸書的時候,我從來沒考慮要在這時交男朋友,而你現在這麼說真的很使我為難……」

「難道你討厭我嗎?」

「不……不……我不是討厭你,而是……張同學,麻煩請你給我一些時間考慮這個問題好嗎?」我一這麼說,張成新不禁臉色一沉略顯失望。

「……不要緊,或許這真的是需要讓你好好考慮清楚,盈美,我真的很喜歡你,請你能明白……希望你能盡快給我答覆……」

這時我還能說什麼呢?

「嗯……」

「很抱歉突然對你這麼說,讓你受驚了。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去車站吧!」

就這樣張成新送我到車站,然後告別我之後就騎著自行車回家了,在公車站等車的小敏則對張成新送我到車站顯得有些訝異。

在公車上,我一直回想著剛剛張成新對我的告白。

(……真的能相信他嗎?他真的很喜歡我嗎?剛剛他那麼認真,他也蠻帥的……如果有一個這麼帥氣的男孩子來當我的男朋友,疼我、愛護我,好像也還蠻不錯的,可是我從來就沒想要現在就交男朋友,而且馬上就要面臨聯考了……現在談戀愛不知道會不會分心呀?可是如果拒絕他的話又好像是有點殘忍……他是那麼真心誠意的向我告白……可是雖然他那麼認真的說,可是我……我……唉!怎麼辦才好呢?)

就在我腦中不停的想著這些令人難以抉擇的問題時,在一旁的小敏露怪笑問道︰「嘿嘿……盈美,剛才張成新對你說些什麼呀?」

「啊……這……這……沒什麼呀……」小敏突然這麼一問,我臉上一紅不知如何應答。

「哈哈……少來了,看你手中拿的鮮花肯定是張成新送你的,他……是不是向你告白了呀?」

小敏問得這麼直接,況且她一直是我無話不談、吐露心事的最好朋友,況且我也需要有人提供意見,於是我也只好羞紅著俏臉微微點頭︰「嗯……」

「真的讓我給猜中了耶,剛才看見他手拿著鮮花束時我就已經猜到了呢!盈美,那你有沒有答應他呀?」

「……沒有呀,我跟他說我需要時間好好考慮這件事……」

不等我說完,小敏馬上說道︰「哎呀!為什麼不答應他嘛?他那麼帥,各方面也都很優秀,是個很難見的男孩子,全校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喜歡他耶,他別的女孩不追卻來追你,有這種男生追你,你還不答應與他交往啊!?何況你也應該還沒談過戀愛,應該要嘗試、嘗試一下才對嘛!」

「喔,小敏,照你這麼說你是贊成我與張成新交往羅!?」

「是啊!是啊!」

「那,小敏你談過戀愛嗎?」

「沒有啊,所以說我才贊成你與張成新交往,然後再把戀愛感覺告訴我。」

「嗯……好哇……難怪你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一直慫恿支持我與張成新交往,搞了半天原來想把我當實驗品呀……你真是壞心……我還真是沒白交了你這個損友……可惡,小敏,看我饒不饒你……」

接著我伸手想哈小敏癢,小敏卻躲了開來,於是在我們談話與嘻鬧的時候,公車已緩緩靠近我們家的公車站了。

第二回 媽媽與弟弟的秘密

這一夜,我的腦中反覆都是下午張成新對我告白的景像,跟本就無法專心定下心來好好唸書,雖然小敏贊成我與他交往,但我還是始終猶豫是要答應與他交往,還是乾脆拒絕他。

想著想著,我突然有了尿意,於是我闔上書本,離開房間往廁所走去。

在經過媽與弟弟的房門時,房內竟傳出微弱的呻吟聲,而且很明顯得是媽在呻吟,我於是打開房門想詢問媽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想不到我打開門一小部份卻被眼前的景像嚇住了,天呀!媽……媽竟然全身赤裸與同樣全裸的弟弟小俊抱在一起,我真是嚇呆了。

(媽怎麼……怎麼脫光衣服,而且小俊也脫光衣服,兩人抱在一起……)

我簡直是不敢相信我看到的影像,接著我再仔細一看,媽與弟弟也不像是抱著睡覺,她們倆人的好像正用身體互相的摩擦著。更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小俊的下體好像有一根赤紅的東西正不停的在摩蹭著媽的下體,而且還拚命的用著雙手搓揉捏撫著媽胸前的兩顆肥碩乳房。

(小俊下面的東西……這………這就是男人的陰莖嗎……?)

而媽好像是一點也不難過,反而是一副很舒服的樣子,並不停的呻吟著,弟弟小俊也是同樣表現出一副舒爽的表情。面對這個景像,我真是不知道是否應該在看下去,之後不久,我的臉就有如火燒一般開始羞紅起來。

我想離開,可是我卻整個人好像定住了一般,眼睛也不自覺的直盯著媽與弟弟赤裸肉體互相摩擦的淫猥景像,這時我再次想起了今天早晨那個無恥的色狼在公車上對我的淫猥行為,而且看著看著,我褲裡的下體竟然再次感到微微的騷癢著,接著就好像有什麼溫熱的東西從我的下體流出來。

我的手又不知不覺的隔著褲子及內褲撫摸著下體,一陣比今天上課我偷偷自慰更舒服的快感急速在我全身散佈開來,而且我愈溫柔撫摸著下體,我就愈感到舒爽的愉悅感覺,很快的我的內褲就被肉 所流出的淫汁沾濕了。

正當我渾然忘我的舒服地撫摸著下體,房中的弟弟突然大叫一聲︰「媽……媽……我要……我要射了……喔……」接著就一陣抖動。

我在門縫中可以清楚的看見弟弟小俊下面的那根硬挺粗長的東西好像正射出像那個色狼射在我身上的一股股乳白液體,並全數灑在媽媽的小腹上。這時我注意到射完乳白精液的小俊,他的表情竟是那麼陶醉、那麼的舒服。

(看小俊的神情……男人只要射出那……那種東西……就會很舒服嗎?)

而小俊射完了之後,媽也很愛憐溫柔的用手撫捏著弟弟那根東西,好像要把弟弟那根陰莖裡的液體全都給搓捏出來一樣,然後媽臉色泛紅,露出一副滿足的樣子,用手撫摸著弟弟小俊的頭髮,並抬頭與小俊接吻,而手裡還是搓揉著弟弟小俊的那根肉莖。

這時我怕媽與弟弟發現,我就臉紅著急急忙忙的急忙跑回房裡。

回到房裡後,我坐在書桌前回想著剛才所發生的一切。最近,我就感到十分的奇怪,媽與弟弟小俊之間好像有些秘密,但是如何奇怪,我也說不上來,只覺得媽與小弟變得更加親密,雖然媽以前就很疼愛小弟。

(媽疼弟弟小俊的程度還超過了疼我的程度,因為小時候只要我倆姐弟一爭吵,不論誰對誰錯,到最後媽還是責備我不該欺負弟弟,所以我有時甚至有些妒嫉小俊……因為媽總是那麼疼他……)

可是最近變得更是親密得很,弟弟小俊整天就是纏黏著媽。母親疼愛兒子是理所當然的事,但是我總是覺得有那些地方不對,直到今天看見媽與小俊赤裸著身體互相摩擦著,我終於明白了︰(媽與小俊原來是這樣的……難怪最近有時就會看到媽與小俊躲在陰暗的地方接吻……)

(媽與小俊是在做愛嗎?可是小俊只是用他的陰莖摩擦媽的陰道而己,這算是做愛嗎?)

一些日子之後,我終於忍不住向媽詢問起為何她現在的打扮與以前相差這麼多。這天媽同樣是打扮的十分大膽性感,同時也化了個濃妝,此時媽正在打理家事,我上前問道︰「媽……」

「嗯……小盈有事嗎?」現在媽連語調也與以往相差太多,語調是那麼的嬌柔撫媚。有時媽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而且媽臉上不時都會泛紅露出幸福的微笑,這樣子若是旁人見到了,必定說媽是背著爸去討客兄,做一些對不起爸的事。

「……媽,我想問你,為什麼你最近都裝扮的這麼……這麼美麗,而且連衣服……衣服都這麼……媽……這跟你以往相差太多了呀!為什麼你要做這樣的改變呢?」我終於說了出來。

媽一聽,先是愣了一愣,然後放下手中正在做的家事,坐在椅子上沉默了一會兒,不知在想些什麼,幾次欲言又止又是搖頭,最後才轉頭對我說︰「……小盈,你還這麼的年輕,你是不會懂的,媽跟你說,媽知道現在我年紀也已經不小了,不太適宜再做這樣的裝扮,可是你知道嗎?沒有一個女人不怕老的……媽想把握住現在還能打扮、打扮,好好再享受著女人年青美麗的喜悅,你是知道的,我嫁給你爸的日子媽真的每天都過得有辛苦,媽不想這麼早就做人老珠黃,這麼早就當老太婆,所以我才這樣的打扮,你明白嗎?」

媽這麼說,我也無可奈何,媽說這理由,我也無法反駁,因為這是個相當正當的理由(至少對我來說是),於是我雖然口頭上對媽說我瞭解了,但我內心仍是半信半疑的。可是我知道媽在衣服打扮做這麼樣大的變化,肯定是為了弟弟小俊,因為這時的我經由一些書刊、電視,已漸漸明白了媽與弟弟那種見不得人的遊戲,是為道德倫常所不允許的,媽與弟弟的行為這甚至是被叫做『亂倫』的醜行,雖然我從未看過小俊將陰莖插進媽的陰道內,可是他們這樣赤裸的互相擁抱愛撫,已經是倫理道德所不能認同的醜行。

接下來日子愈久,我就愈想勸阻媽與小俊不要再做這種亂倫的行徑,但我總是話到口頭卻說不出口,因為媽這段期間所給我的感覺,她是那麼的幸福、那麼樣的快樂,我從小到大只有在這段期間,才見到過媽流露出如此幸福的表情。以往爸在家,媽整日不是哭泣著,就是愁眉不展,因為爸就只會打她、虐待她,媽根本一點都不愛爸。

我明白的,媽此時的幸福是弟弟小俊帶給她的,媽很愛小俊,而這份愛,不僅是母子之間的愛,更包含了濃濃的男女愛意,我想媽已經把小俊當成她最愛的男人了,所以即使媽與小俊持續的做著有違倫理的行為,但我不想拆穿、也不願說破,因為我真的不想再讓媽沒了幸福,即使是一份違反道德的亂倫幸福。只是我不明白的是,既然媽不愛爸,為何當初還要嫁給爸呢?雖然我很同情媽,但有時一想起爸,我就不禁有些怨恨媽及替爸不值,媽為何要背著爸與弟弟小俊做這樣的『亂倫醜行』?如此不貞的行為?不但使爸蒙羞,也壞了媽她自己的名節。

就這樣,漸漸的,我不太願意早早的回到家中,因為我曾經很早放學回到家中,卻暗中撞見媽竟然與俊生公然在家中客廳互相赤裸著身子,玩著她們亂倫的淫慾遊戲,因此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的生活重心逐漸的轉向愛情。

之前張成新向我告白,雖然事後我沒明確的回覆他,但他卻是不放棄的仍熱烈的追求著我。中間發生了很多事,而他也真的為我做了很多,再加上小敏每每都在一旁慫恿,而我正值少女情竇初開的期間,加上追求者--張成新也算是個帥氣的男子,自己也很想嘗試男女愛情。

(事實上,有部份的原因是因為我發覺我好像愈來愈喜歡弟弟小俊了,為了避免自己犯下不為世俗所容許的行徑,所以我決定與張成新交往,以試圖就此忘了我對弟弟存有的奇妙感情。)

終於,我與張成新在我十五歲的上半年開始交往了。

與張成新交往的這段日子,我們也已經約會了十多次(當然是利用假日),一開始約會時,我對兩個人的約會多少有些害怕及不安,因此頭兩次我都找小敏與我們一起出去玩。但隨著時間久了,漸漸的,我與張成新逐漸熟稔,加上我對張成新安心不少,自然而然的便單獨的約會起來。

我對張成新的好感與日俱增,張成新也確實對我非常的好,事事都順著我的意,即使有時他不小心惹我生氣難過,他總也是馬上向我道歉,他實在是個稱職的男朋友。有這麼樣的一個男朋友,疼我、呵護我,這時我真的覺得我好快樂,更深深覺得答應與他交往是對的。

不過,我與張成新交往卻只有小敏知道,這件事連媽與弟弟小俊也不曉得,更不用說是學校裡的同學了。不讓旁人知道,一方面是為了方便我與張成新的交往,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不必要的麻煩。像張成新有著不少的女孩喜歡他,如果我與他交往的事被公開來,那我肯定有不少的麻煩,而我也知道喜歡我的男孩子也不少,所以我與張成新為了彼此好,都讓這件事成為我們之間的秘密。

可是最近有件事一直困擾著我,那就是張成新與我約會了幾次之後,每當我們倆單獨相處時,張成新漸漸表現大膽起來,首先他要求與我接吻,我想這是男女朋友間應該做的事,所以我也就順從把我的初吻獻給了他。

但在與他接吻後的幾次約會後,張成新他要求愈來愈過份,好幾次都要往我的胸部及下體摸去,我都拒絕推開他並明白的表示我不喜歡這樣,而他也就同意除非我願意,否則他便不會隨意侵犯我。

其實我那時真的好喜歡這男孩,只是我一直認為,我的第一次一定要在結婚時才會給陪伴我一生的男人,這是我的原則,即使我很想嘗試男女做愛性交的感覺。有幾次就險些不住的答應張成新,不過我仍是遵從我自己的原則,所以張成新即使再怎麼要求與我更進一步,我依然是回拒他。

但是,一次的事件促使了我與張成新絕裂分開了,更使得有段時間使我痛苦難當。

一次,我與張成新在市內的公園約會,那時是傍晚,我們又在幽暗的地方約會,附近有很多情侶正親熱著,此時氣氛甚好,加上旁對情侶的熱情,跟著跟著就受到氣氛的感洩,我與張成新便開始接吻起來。

「嘖……滋……」正當我陶醉在接吻的愉悅感之中時,一隻手隔著上衣貼在我的乳房上,並開始搓揉起我的豐乳。

「呀……不要……不要……」我急忙推開張成新,張成新顯得一臉不高興︰「盈美……為什麼……到底為什麼,我們都交往那麼久了,你為什麼除了接吻之外就不讓我再更進一步?你到底愛不愛我啊?!」

我一聽便說道︰「我當然喜歡你呀,不然為何要和你交往?只是你上次答應我除非我願意,否則你就不可以勉強我,為什麼今天又要這樣……成新,難道忘了你自己說過的話了嗎?」

「我……我……我受不了了嘛,盈美你知道嗎?我是個男人,面對我自己心愛的女人,我當然想更進一步的完全擁有你呀,拜託你,盈美,一次就好,我真的忍不住了,有女朋友卻不能做那件事,我真的受不了呀,一次就好,盈美,好不好?」接著張成新竟然就強擁我在他的懷中,低頭一直強吻我。

一開始,我還不停的掙扎著,但被他這麼吻著吻著之後,我開始全身趐軟,「啊……不要………不要……成新……」雖然我口頭上仍是拒絕,但所發生的聲響卻是愈來愈嬌柔撫媚,最後我漸漸失去了反抗力。

跟著張成新伸手將我上衣的鈕扣逐一解開,然後隔著我的胸罩撫摸著我已發育成33C的豐乳。這時我已不再掙扎,只是緊緊的抱著張成新,任他親吻我、愛撫我的肥乳。

一會後,張成新將我的胸罩翻上,低頭開始輕咬著我的乳頭,並一手搓捏著我另一個淫乳,一陣脹硬又是騷癢的感覺從乳頭傳至全身,我那下體幼嫩的處女肉 也已開始微微發癢。我感到我嫩 內的肉璧正不停的互相擠蹭摩擦著,需索著男兒根,並從肉 內緩緩流出淫汁。

小敏話還沒問完,我已經難抑激動地跑到小敏面前抱著她並悲慟的哭泣著︰「嗚……小敏……小敏……鳴……」

「怎……怎麼回事呀?盈美……」接著小敏就帶著我進入她家。

進入屋內後,小敏拿了件她的換洗衣物給我︰「盈美,你看,你全身都濕透了。來,趕快去洗個熱水澡,免得感冒了。」

在浴室,我一邊用著熱水沖洗我的身子,又回想起剛才張成新對我的強暴行為,於是我又難過的哭了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他要這樣……難道男人的腦中就只有做愛性交而已了嗎?只要他們自己能夠滿足,就能完全不顧我們女人的感受嗎?)

我想到這裡,難受得不禁瑟縮蹲在浴室內的一角流著淚水,我幾乎是哭著洗完澡,然後我洗完澡走到小敏她家大廳。

「喔……盈美你洗好了呀?那邊有吹風機,趕快把頭髮吹乾。今天我爸媽談生意不在家,你也一定餓了吧,等一下我就可以把菜作好了,你先吹頭髮吧!」

一會後,小敏就弄好飯菜,我與小敏就對坐在飯桌上,而小敏對我剛才難過也不問為什麼,只是一邊吃著飯一邊與我談天、說笑話給我聽,但我仍是難過的不禁又開始從眼眶中流出一滴滴淚水。

「唔……我受不了了啦!盈美我問你,是不是那個王八蛋張成新欺負你?」我無言的點了點頭。

「好哇,真的是這樣,明天我到學校幫你好好教訓他……」接著小敏走到我旁邊︰「可是……盈美,他是怎麼欺負你的?瞧你哭得眼睛都紅腫了……」

我一聽更是哭得傷心,轉身抱著小敏,並說︰「鳴……張成新他……他想強奸我……鳴……」

小敏一向就是我無話不談的最好朋友,如今我發生這麼樣的羞恥醜事,我還是毫無隱瞞的將整個經過說了出來。

「什麼!?沒想到這小子看起來人模人樣的,竟然對你做出這樣禽獸不如的事情來!沒關係,盈美,我會幫你討回公道的……只是,現在也不早了,你要不要吃一吃晚餐就回家?免得你媽媽為你擔心……」

我一聽,不禁想著︰(只怕媽現在正沉溺在與弟弟俊生的亂倫淫慾中,怎麼會想到她女兒今天在外頭竟是這樣的被人糟蹋欺負……現在回家只會撞見媽與弟弟那種不倫的行徑……)

「不……不……小敏,我今天不想回家,反正明天是星期天,我求你……求你讓我在你家住一晚好嗎?求你……」

小敏聞言也只好答應︰「好吧……那我就撥通電話跟伯母說,今天你要在我家住一晚……」

「嗯……謝謝你……小敏……」

「哈……我們倆不是一直都是情同姊妹嗎?你都發生這樣的事,還跟我客氣什麼呀?盈美你今天就安心的住下來吧!」

就這樣,當晚我便在小敏她家住了下來。

這一晚,我與小敏早早就到了她的房間內就寢,我們倆同睡在她的床上,幸虧小敏的床 夠寬大,我們倆才能這樣的同床而眠。也不知過了多久,我一直都是翻來覆去、輾轉難眠,腦中仍是一直不停的浮現著張成新與那我不知其臉孔的色狼,像發情的野獸似的拚命侵犯著我,我愈想就愈又是難受,全身開始微微的發抖,忍不住輕聲嗚咽 泣了起來︰(嗚……唏……)

「盈美……對不起……」原來小敏也還沒入睡。

我趕緊用手抹了抹臉上的淚珠︰「……說什麼傻話呀,你又沒什麼錯,而且你還一直安慰我,幹嘛跟我道歉呀?」

「不……盈美,如果我那時不慫恿你與張……那個混蛋交往的話,你今天就不會受到這樣的委屈及羞辱了……」

「小敏……這件事你沒錯,其實我自己也有責任,怪只怪我遇人不淑吧!小敏你不要太自責了,我也沒被他怎麼樣,真的,我一直一點都不怪你……」

「唉!……盈美,你就是這麼的好、這麼的善良……那個混球竟然這樣欺負你。好,我一定要把張成新那個天殺的王八蛋好好整治修理一頓,否則我就實在是就對不起你了……」

「小敏……算了……不要把事情弄大了……我只要以後不要再理張成新就是了……你不要……」

小敏似已盤算商量好一般︰「盈美……夜深了,早點睡吧,晚安。」接著小敏就轉過身去,像是睡熟了般一動也不動。

此時我心中思考著小敏剛才最後的那一句話,擔憂她不知道要做什麼?這一夜,我失眠了。

過了週末,週一早晨我與小敏如同往常般到公車站碰面,並 公車到學校,在校園的大道上︰「盈美,你放心,我一定會讓那個渾球好看的……」

「……算了啦,小敏,反正……」

正當我與小敏談話時,我與小敏每經過校內學生群,我就感到他們在一起在背後對我竊竊私語並指指點點著,並且隱約感覺到校內女學生們更是對我有著不屑的眼神,但我回頭想問清楚,那些學生就好像沒事一樣的走開。我納悶的與小敏走到了校園公佈欄處,卻發現了在那時令我生不如死的東西。

友情链接: